【从石库门到天安门】首部党章藏在谁的衣冠冢里?

    2016-8-1 10:25:42

1


这座山间坟墓的主人,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工人党员之一,张人亚(又名张静泉)。但这是一座空坟,里面曾经秘密埋藏着一百多份文件书刊,其中,就有中共二大制定的第一部《中国共产党章程》。
谁是“张人亚”?“衣冠冢”里的首部党章又是怎么回事?
张人亚,1898年出生在宁波市霞浦镇,1921年加入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随后入党。参加革命后,他领导了上海金银业的罢工斗争,主持出版了上海总工会机关报《平民日报》,曾担任中共江浙区委宣传部分配局负责人等多个职务。
有人问:张人亚没有参加“二大”,为何会得到二大会议产生的首部党章?
据档案资料显示:中共二大会议结束后,中央领导机构按照规定,将大会通过的章程和9个决议案送给莫斯科的共产国际;与此同时,还将文件铅印成册,分发给党内的有关人员学习贯彻,而张人亚也获得一本。  
1928年冬,张人亚奉命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那时的上海被白色恐怖笼罩着,张人亚最放心不下的是这些党内文件、书刊的安危。带着走不方便,但是留下来又有被国民党搜去的危险,轻易付之一炬也舍不得,该怎么办?经再三考虑,他决定将这些文件、书刊从上海秘密带到乡下老家,托父亲张爵谦代为保管。
老父亲接到这样一个任务后相当重视,思前想后,他就编了个“不肖儿在外亡故”的故事。在镇东面为张人亚和他早逝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穴,接着用油纸裹好文件,秘藏进空棺里,并始终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直至新中国成立,老人想想自己年事已高,这批重要的东西不能再“秘藏”下去了,便让在上海的三儿子张静茂回趟家乡,向他揭开了“衣冠冢”之谜。要求张静茂将这些文件交给上海的相关部门,再转呈中央档案馆予以保存。实际上,张人亚已于1932年病逝,老人再也没能见到二儿子。
张静茂把从墓穴中取出的文件书报和照片带回上海后,专门刻了两枚上书“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和“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书报”字样纪念图章,分别盖在文件和书报上。在这些秘藏文物中,仅建党初期党内学习的著作、杂志就有几百本。这之中就包括了二大产生的首部党章,“二大”通过的所有正式文件由此被完好保存下来。
    故土尘封传世卷,黄沙不掩真理文。正是凭借老一辈共产党人的智慧与勇敢,对党的事业的责任心和无比忠诚,今天我们才能够看到现存的二大文献,完整的二大党章,给今时今世“两学一做”系列活动提供了学习的蓝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来源: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