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毛泽东来上海寻找什么?

    毛泽东1919年至1926年间,正是风华正茂年代。这位191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第四师范的优等生,1918年4月与蔡和森等人创办新民学会,宗旨是“改造中国与世界”,同年7月又主编《湘江评论》,从事评论时事、改造社会的活动。理想与现实不是一回事,他因活动被学校处分,湘江评论杂志出了4期又被军阀查封,一度陷入迷芒。青年毛泽东不气馁,一直在寻找革命真理,在上海找到了导师、找到了方向,他一次次去上海(有的学者说六次,有的说十次)与上海结下了缘,启蒙他从一个热血革命青年走上革命家道路。


四次码头送行
    新民学会会员都是有抱负的青年,认为湖南交通闭塞,政治文化落后,必须到国外去学习,当时去南洋和日本的青年已经很多,碰巧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法国战后恢复缺乏劳动力,后来通过法国庚子赔款组织中国青年赴法勤工俭学,受到青年们的欢迎,新民学会很多会员去了。毛泽东为送行湖南学生赴法勤工俭学,1919车3月中旬到上海欢送,同年12月中旬又去上海送行另一批,1920年5月和7月又在上海送行。他支持会员们到外面世界寻求改造社会的新思想文化,而自己决定留在国内,去北京大学通过杨济昌在学校当教授的关系,在图书馆当了一年图书管理员,第二年又回到湖南开展学生运动。毛泽东四次到上海欢送新民学会会员出国接受新思想,但是那时只是出国的轮船码头在上海,他只是旅宿的过路人。

1.jpg

霞飞路(今淮海中路)277号:指导“驱张”刊物《天问》
    毛泽东革命实践从湖南驱张运动开始,湖南督军兼省长张敬尧横暴、凶恶地削弱压迫老百姓,激起湖南各界人士痛恨。《湘江评论》办到第五期封禁了,毛泽东只有秘密组织和领导驱张运动。1920年5月毛泽东又在上海通过《问天》周刊发表文章开展驱张运动,《问天》周刊是毛泽东先期委派驱张代表彭潢组织平民通讯社发行的刊物,毛泽东到沪后,到霞飞路(今淮海中路)277号《问天》周刊社看望湖南爱国青年,指导驱张刊物编辑工作。
哈同路民厚南里29号(今安义路63号):联络“驱张”事宜
    上海哈同路民厚南里29号是湖南新民学会会员李思安租借的寓所,毛泽东与随同一位学生代表张文亮住宿在他家。民厚南里是英籍犹太人哈同投资建造的一批石库门里弄,规模很大,占地25亩零9分,总建筑面积21733平方米,有203个单元(门牌),哈同后来以他房地产均冠以慈当头,民厚南里故改为慈厚南里。解放后哈同路民厚南里29号,改为安义路63号。慈厚南里南北向有总弄和西总弄两条,东西向有一至七弄,29号是六弄一个单开间单元石库门住宅,两层木结构,坐北朝南,建筑面积约80平方米,建筑形式似石库门里弄沿街店铺,底层前半部分为店堂间木制排门板,后半部右侧为灶披间,左侧为小天井。店堂与灶披间之间设有木楼梯,由此上楼至二楼,前面是前楼,后面是亭子间和晒台。当年民厚南里背面有个小菜场,周围石库门底层都是酱油店、米店、布店、杂货店,人口密集,犹如一个小集镇。

3.jpg

    毛泽东在1920年5月至7月间住在民厚南里29号前楼,当时底层店铺设开张,店堂放一张方桌和几个凳子用来会客,毛泽东睡在前楼朝北板床上,西墙边有一张方桌一把椅子,桌上摆着粗瓷茶壶和笔砚文具,朝南窗外狭长阳台上,放着一张旧藤躺椅。毛泽东常在这方桌和躺椅上阅读各种报刊、学习英语。生活很贫苦,他和张文亮同住前楼,李思安女代表住在灶披间,还有2个代表住在亭子间,5人轮流煮饭,为了补贴生活费,毛泽东还帮人洗衣服,搭上电车送去。
半淞园(今半淞园路):召集集会
    在艰苦环境中,毛泽东意气风发忙碌着。他在这里联络旅沪湖南人,要把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运动进行到底,他撰写发表了《湖南改造促进会发起宣言》、《湖南建设问题的商榷》、《湖南人民的自决》等战斗檄文,立誓“张敬尧一日不死,我湖南人一日不生”。他到沪第三天,他召集留在上海和准备去法国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员在黄浦江边的半淞园(今半淞园路)集会,有一二百人,会上他明确指出新民学会宗旨“改造中国与世界”,学会应脚踏实地多做基础工作。中午雨中大家围成圆拍了合影。第二天,毛泽东与彭璜、李思安又到半淞园为陈赞周、萧三等6名新民学会会员赴法勤工俭学送行,大家驾舟游湖,登山远眺,淞江半水谢草碧波,望之不尽心旷神怡。李思安招呼选地方聊聊,毛泽东选一石桌石凳旁说:“多加强社会联系”。
环龙路老渔旧里(今南昌路100弄2号):拜访陈独秀
    毛泽东在上海两个多月时间里,最大收获是拜访了陈独秀。1919年五四运动后陈独秀成的新文化运动领袖,毛泽东崇拜他,在环龙路老渔旧里(今南昌路100弄2号)拜访了陈独秀,倾听指导。在这幢石库门客堂里,他俩讨论读过的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和湖南革命下一步计划问题。陈独秀告诉毛泽东正在筹建中国共产党组织,你回去组织湖南联盟。毛泽东从革命实践中寻找到正确方向感到十分高兴。后来在延安他对美国记者斯诺说:“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点,我已成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了,而且从此我也认为自已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同年7月在全国人民声讨中,张敬尧被赶下台驱出湖南,毛泽东回到湖南长沙和何叔衡一起开展湖南建党工作。
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召开一大
    1921年6月29日毛泽东和何叔衡作为湖南代表启程前住上海,参加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会址在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一大代表李汉俊哥哥李书诚家客堂间。各地参加一大代表陆续来到上海,李汉俊利用湖北老乡关系,找离会址不远处的博文女校校长黄绍兰安置临时宿舍。7月正值学校署假师生已放假,李俊汉以北京大学师生暑假旅行团名义,租用学校教室为宿舍。博文女校(今太仓路127号)是三上三下木结构石库门房子,内外共两进,毛泽东和何叔衡住在西厢房前半间,董必武、陈潭秋住在东厢房前半间,其他代表住在西边沿街三间。木板床和书桌成了代表们盘滕长谈的地方,7月21日,张国焘受陈独秀委托在博文女校主持一大预备会议,毛泽东、周佛海作会议记录。
闸北三曾里:首次提出共产党人要注意掌握抢杆子问题
    闸北三曾里位于今公兴路与临山路交界处,一条小弄堂有3幢姓曾的二层石库门住宅,周围有许多工厂还有商务书馆,工人达数万人。1923年6月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后,中共中央委员农工部长王荷波以私人名义租下,中共中央局机关设在三曾里。毛泽东当选为中央局秘书兼组织部长主持中央局日常工作,住进三曾里一幢房子,毛泽东、杨开慧夫妇和孩子住在楼下前厢房,蔡和森、向警予夫妇和孩子住在楼下后厢房,罗章龙一家住楼上,3户人家合伙吃大锅饭,对外称报行。毛泽东在这里住了三个月,召集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出席中共上海的地委兼区委第6次会议,首次提出共产党人要注意掌握抢杆子问题,还撰写了大量文件和稿件,因湖南革命斗争需要又举家返回长沙。三曾里后来毁于1932年日军炮火之中,所以很少有人提及毛泽东在此曾留下的印迹。

2.jpg

慕尔鸣路甲秀里318号(今威海路583弄7号)、环龙路44号(今南昌路180号):工作于国民党上海执行部
    1924年国共第一次合作,1924年1月毛泽东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2月中旬受中共中央委托毛泽东再次到上海,担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文书科代理主任兼执行部组织部秘书先住在三曾里,没多久就搬到慕尔鸣路甲秀里318号(今威海路583弄7号),挚友蔡和森、向警予夫妇已住在楼上厢房,毛泽东看到这里石库门里弄安静,距环龙路44号(今南昌路180号)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不远,同年6月把杨开慧偕母及毛岸英、毛岸青接到上海甲秀里住下。

4.jpg

    毛泽东白天在环龙路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上班,负责国民党党员重新登记、黄埔军校在上海招生、指导国民党区分部工作、组织成立平民教育委员会和妇女运动委员会及青年运动委员会、组织筹备上海各界追悼列宁大会等。晩上还要伏案工作,有时就睡在机关办公室里。他夫人杨开慧操持家务照料孩子外,还在家里方桌上帮助毛泽东誊抄文稿,还与妇女运动领袖向警予一起参加妇女运动,每周两个晚上去沪西小沙渡路沪西工人夜校教书。那时毛泽东身兼数职,工作繁忙,体质虚弱,还患有神经衰弱症,同年年底积劳成疾,在杨开慧陪同下又回湖南。
大通路大通里(今大田路):主持《目前农运计划》
    1926年全国农民运象疾风暴雨般兴起,10月10日毛泽东接中共中央通知,调任他为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11月毛泽东安排好家里人从广州回湖南后,他从广州乘船前往中共中央所在地上海。毛泽东住在大通路大通里(今大田路)这是一条基本是二层楼单开间石库门里弄,那个门牌号没有考证,现这一批旧里全拆除了。毛泽东在短暂留沪期间主持《目前农运计划》,12月初到武汉创办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1927年3月毛泽东发表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著名论点。

8.jpg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上海处于白色恐怖之中,大批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被关押或杀害,毛泽东从残酷的斗争中,更坚定地走组织工农革命军、开展武装斗争的道路。


(作者:娄承浩,上海石库门文化研究中心专家、上海城市记忆丛书主编)

分享按钮